天才與白痴 — 智慧城市 vs 愚昧城市



「智慧城市」近十年是一個潮流用語 (buzzword),深受各地政府歡迎,不少國家地區無不爭取把自己治理下的城市變得「聰明」,務求美貌與智慧並重。可是,智慧城市並沒有一個統一的定義,但這已成為左派城市主義者和高科技工業家所偏愛的一個時髦標籤。


最近香港安心出行的應用爭拗,除了凸顯市民對政府普遍的不信任之外。其實也值得思考,究竟手寫資料,甚至有食肆採用 Google form 等現成的電子工具去紀錄,與在手機上安裝一個佔據硬碟空間的 App 之區別。尤其,據報當有餐廳出現確診案例時,手機應用程式並沒有通知市民 。


未來的城市會因為浮華的技術而變得「聰明」嗎?在變得「聰明」的同時,在自由,平等或博愛方面等「文明城市」道德價值觀會變得更高嗎?


不少人詬病,「智慧城市」採用了「數據提取」這一全新的監視模式。 智慧城市通過監控從垃圾桶到橋樑的一切事物來保證效率,並使用生成的數據幫助城市平穩運行。 Google 的姊妹公司 Sidewalk Labs 提出要對 12 英畝的多倫多進行一次智慧城市的改造,但遭到了強烈反對。一份獨立報告稱該計劃是「令人沮喪的抽象」。有美國科技的著名投資者甚至警告稱該項目為「監視資本主義」。


無論如何,智能技術正在重塑我們的城市。世界各地市長和政府官僚們對智能沖洗 “Smart Washing” 城市很是熱衷, 聽起來充滿活力,也是政績。但每每在智慧城市解決方案以外,或許一些低技術的古老智慧,更能解決問題 。 筆者並不是反科技,甚至本人是擁抱科技與創新,但有時候,天才與白痴,智慧城市 (Smart City) 與愚昧城市 (Stupid City) 確實只差一線。


就如停車場尋找車位,據統計,駕駛人士每年耗在尋找車位的時間大概是 18 個小時,所排出的廢氣總和也是驚人。有不少停車場也會在車位上以感應燈來表示,但不知怎地,按筆者的經驗,感覺有百分之三十的錯誤率。那麼,在室外停車場又怎麼辦?記得有韓國公司把氫氣球綁在每個停車位的後方,當車駛進時,基於物理反應,氫氣球就會順勢降下,那麼從遠處過來的駕駛者,就能輕易看到還有氫氣球的,就是一個空置的車位。這顯然就是城市問題,傳統智慧解決的好例子。


縱然數據可以潛在地用作增強城市體驗和提高效率的工具,但僅憑數據並不能使城市變得「聰明」。總之,智慧城市背後的基本目標非常簡單,就是是允許公民對其環境做出明智的選擇,以使日常生活更加高效,減輕壓力並且全方位地變得「更好」。


過份強調技術會把事情弄巧反拙,這是「技術決定論」,忽視了人類行為的核心作用,而導致不必要的複雜性和過度設計,最後會把事情結果變得愚蠢和反智。就如日本的「珍道具」,業餘發明家川上賢司在 80 年代發明了不少富有創意,但實際上並不實用的生活用品。最經典的例子就是 80 年代已經率先發明的自拍神棍,但當時的照相機都很沈重,反過來,還是腳架來得實用。


智慧城市可能會抹掉城市的本質,因為它或許忽視了定義城市本質的核心,那就是公民。如何在智慧城市與愚昧城市之間作出平衡,還極需各界努力。但當然,城市是公民的載體,說到底,科技是輔助城市生活,公民才是核心要服務的對象。

Leo Lo 盧銘恩

現任華坊諮詢評估有限公司董事總經理、方土控股創辦人及亞洲房地產科技社創辦人。盧為註冊中國房地產估價師、香港測量師學會產業測量師、粵港澳​​大灣區經貿協會主席(房地產科技)、香港中文大學酒店及旅遊管理學院兼職助理教授及香港大學SPACE中國商業學院客席講師。曾為跨國測量師行高級董事,兼任上海地區估值及諮詢部主管逾五年,主理大中華區房地產融投諮詢及評估業務,曾處理超過60宗內地企業香港及新加坡上市項目。盧於2014年創辦方土控股,下轄華坊諮詢評估有限公司經營亞太區產業測量業務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