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馬弊案與惡血騙局



2018年,華爾街日報出身的幾位作者,為全球讀者帶來了兩本基於真人真事的暢銷書:《鯨吞億萬》和《惡血》。涉及的分別是震驚華爾街的一馬弊案和蒙蔽矽谷創投界的惡血騙局。


惡血騙局


惡血騙局的故事主人翁,是一家美國矽谷的醫療科技初創企業:Theranos的女創辦人Elizabeth Holmes(霍姆斯)。她從2004年到2017年期間,憑藉其公司號稱能通過手指頭輕扎出來的一滴血,而進行上百項的身體病變檢測的小機器,矇騙了多少矽谷的投資人。霍姆斯更銳意將之發展成為B2C的產品,配合零售藥商,挑戰醫療產業鏈,以圖突破醫療界一向高昂費時的檢驗成本。


1984年生的霍姆斯,喜歡模仿者她的偶像:蘋果教主喬布斯,加上其低沉的聲線,成功拉攏,或可以說矇騙了矽谷及商界的名流,甚至政界的殿堂級人物充當她的董事,投資者及顧問,包括傳媒大亨梅鐸、甲骨文創辦人、美國前國務卿基辛格和舒爾茨等為她背書。如此的星級豪華陣容,無比地增加了這公司的信用度。高峰期時Theranos的市值為九十億美元,她的身家達到四十五億美元,成為全球最富有的,白手興家的女性創業家。


可是Theranos研發的那個小機器,其實並沒有真正的完成,也未能突破科技上的障礙。故此,霍姆斯及其管理團隊,開始試圖在血液檢測的步驟及數據上造假,無限高估營收表現,繼續騙取合作, 無所不用其極地繼續爭取投資。後來,隨著傳媒的窮追猛打,加上公司內部的老員工爆料吹哨,最終Theranos建於浮沙上的傳奇,在2018年正式落下帷幕。


一馬弊案


最近,馬來西亞前首相納吉也正式因為一馬弊案相關的案件而被判刑。一直被大馬政府通緝,但仍然在逃的劉特佐,就是一馬弊案的關鍵人物 。生於1981年的劉特佐,出身家境尚算富裕,但不至於極富。他了解金融市場操作,也深明政商名流的需求,並曉得逢其欲。擅於槓桿人脈,移花接木別人的分析報告,自我包裝的劉特佐,成功讓人覺得他是一個有強大人脈和資金的大人物,故此他如魚得水,左右逢源,遊走於中東王子貴族,大馬政府達官貴人,美國政商名流,荷里活大咖明星之間,堪稱現代版的蓋茨比。後來他更遊說馬來西亞前首相納吉,成立「一馬發展基金」。根據消息,劉特佐總共從該主權基金掏空了大概45億美元。劉特佐是各種洗錢交易的掮客,惠澤了他不少的政商團伙,當然,他自己也在各個精心佈局的交易中獲得巨大利益。


其實,兩宗曲折離奇的事件,有著不少共通點,都是巧妙運用了巨大利益,關係網絡,名聲形像等來填充謊言,局內參與者都漸漸變成既得利益者,也不再具備誘因去質疑事件背後的荒謬,這些其實都是政治商界本質上的悲哀。


資本市場的本質:信用與未來何價?


金融市場,簡單來說,從來就是一個質押信用及對賭未來的遊戲。


信用一般建基於其所擁有的有形及無形資產。有形資產大可尋本溯源,如房地產,自然資源。無形資產,如人脈,形象,業績,商業合同等,都難以量化,甚至建基於一些虛無縹緲的感覺和傳聞上,故此容易被惡意操縱。就如,霍姆斯的女性身份,以及其故意裝扮出來的低沉聲線,是一種無形的形象。劉特佐在好幾個交易當中,在塞舌爾群島開了不少空殼公司,該些公司的名字甚至改成與阿布達比基金,或其他知名公司極度相似的名字,以圖混淆視聽,令人相信一些虛設的商業合同,來騙取金融機構的信用。其實,資本市場,四處都是打腫臉充胖子的實例。難怪《鯨吞億萬》的作者也感嘆政商遊戲規則的悲哀:「只要你說自己跟政壇高官有點關係,你的巨富來源就沒人會想過問」。


至於對未來的展望,是講求眼光。市場中,真正具備眼光的可能萬中只有一,而其他的都是羊群。惡血騙局的投資者,政商名流,或多或少其實都是害怕被忽略,錯過投資回報的機會成本可以是巨大的 ,故此都一窩蜂地參與這場對未來的豪賭。而一旦把未來,當成是信仰,哪怕各種跡象顯示他們相信的未來其實徹頭徹尾就是一個騙局時,媚俗心態就出來,希望謊言一直滾動下去。尤其政商名流的藍血菁英,相信很少人會承認自己是笨蛋,故此寧願相信謊言永續下去。


最後,有賴社會第四權:傳媒。加上,事件中的複仇者們相繼爆料這兩宗世紀案件,終究還是紙包不住火。但筆者相信,這些事情,只會在歷史循環中不斷發生,因為支撐這些的,說到底,其實都是人性。且看下一宗的金融商業騙案弊案,何時會再​​次出現。

Leo Lo 盧銘恩

方土房地產有限公司是方土控股全資附屬公司,是一家精品房地產投資開發商,對全球精品房地產項目進行投資、收購、開發以及籌措專屬的房地產投資基金,並配合房地產科技為傳統房地產項目帶來創新及增值。

Subscribe to

Our Newsletter !

Copyright © 2020 Asia PropTech, All rights reserved.